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青春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一剑掌乾坤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三章 山雨欲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梁诚将监视通判府的事情全部都交代清楚之后,看看那六级蚁妖已经理解无误了,于是又拨了十来万青萝国普通蚂蚁交给这头蚁妖来掌管,让它趁今夜的夜深人静之时,就带着这些普通蚂蚁自去通判府照计划行事后,便不再过问此事了。

    那六级蚁妖自己将普通蚂蚁收了,然后就缩在房间一角默默呆着,等待夜色降临。一声不吭,显得耐心极好。

    梁诚也不管它,自顾自修炼,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估摸着外面已经大约是三更天的时候,那六级蚁妖爬了出来,冲着梁诚摆了摆触须。

    梁诚会意,知道这头六级蚁妖打算开始行动了,于是点头道:“你去吧,遇事小心些,你自己千万不要在通判府露面,让普通蚂蚁进去就好,要是发现什么,就及时和我联系。”

    蚁妖颔首领命出门,然后化作一只小小的飞蚁,轻轻扇着翅膀无声无息地起飞,径往通判府而去。

    第二天一早,天亮之后不久,梁诚就感应到蚁妖传来的信息,于是在神识中查看起来,这时梁诚脑海中立即闪现出几个场景,这是通过站在通判府一间房屋的房梁上的,不同位置的几只普通蚂蚁的视角传来的画面。

    只见在这间装饰得干净清爽的房间里一角,在床榻之上半卧着一位女子。这女子乍看之下年纪不大,但是仔细瞧去可以在眉间眼角看到一些细细的皱纹,这些细微之处暴露出她的年纪实际上已经不小了。

    这女子此时正满眼恨意盯着窗棂发呆,一张薄嘴唇也紧紧抿着,显露出一副刻薄的面相。

    站在一旁服侍的丫鬟显得手足无措,只好呆呆地站在那里杵着,像一个木头人似的大气也不敢出。

    床榻上那女子也不理会一旁的丫鬟,就这个样子懒懒斜靠在床上,梁诚虽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但是可以肯定她一定不会是在想什么开心事。

    其实若不是这女子面相刻薄,她的容貌也还算是甚美的,只是现在她的形象却是有点怪异。

    只见她身上其它地方倒也正常,只是一只右手却是十分短小,还白白嫩嫩的,像是把一只婴儿的小手接在了她这个成年人的肩头上,于是整个人的形象就显得颇为怪异了。

    梁诚顿时就认出了这女子,她就是在罗刹海市之外被自己用利剑齐肩削去一条右臂的那个刺客,名字好像叫什么“阿柳”来着,看来她现在正在通判府养伤。

    这个情况也就完全印证了梁诚之前的判断,果然这一对前来刺杀自己的道侣是三皇子派来的人。

    梁诚通过蚂蚁的视角仔细看了看这女子右臂的伤势和那一只刚长出来小手的生长情况,判断出她应该是服用了一种强大的恢复丹药,然后又动用了某种秘术来疗伤。

    不过这个准备在短时间内强行恢复伤势的办法是大有缺陷的,这种疗法属于那种不惜损害自己修炼的根基,耗费今后的修炼潜力也要将右臂恢复出来的笨办法,在梁诚

    看来,这种手法本末倒置,一点也不高明。

    可是他也能理解这女子的选择,毕竟绝大多数修士们不论多大年龄都是特别在意自己外观的,女修尤甚。

    因为无论是什么样倾国倾城的姿色,只要是一个断臂的残疾人,那总是显得很有缺憾的,所以她在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时,不惜损害自己的修炼根基,也要将右臂完整恢复,这种心态也属于正常。

    梁诚判断,按她这条右臂的状况,就算是动用了秘术,没有两个月时间是不可能恢复的。

    并且就算是手臂重生长好了,这女子的修为只怕也要从结丹后期掉到结丹初期去,这种代价不可谓不惨重。

    这就是结丹修士和元婴修士的差别,元婴修士无论受了多重的伤,只要肉身没有被彻底摧毁,那总是可以很快恢复的,并且恢复过程并不容易伤及根本,结丹修士与之比较,恢复能力就差得很远了。

    这时门帘一掀,外面进来一个人,梁诚一瞧也认识,来人正是这面相刻薄女子的道侣,记得当时曾听着那女子叫他卓景天。

    只见卓景天进门后急着对躺在床榻上的女子说道:“阿柳,段通判说了,梁诚那小子还没有想起来去控制望海城的远距离传送阵,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机会。如今你受伤那么重,一时也不能执行任务,所以我们还是先回永安城再做打算吧,等你养好了伤,咱们再回来对付那小子也不迟。”

    那阿柳就像是没听见卓景天的话一般,转头只是不理,卓景天急了,大喝道:“冯柳!我在和你说话!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使小性子!我们藏在通判府,实在是太危险了,我担心梁诚这小子下令封城,到时候挨家挨户地搜,那我们可就麻烦了。”

    冯柳转头怒视着卓景天:“要走你自己走,我现在这副模样怎么能见人!我就是不走!那小子要是来通判府搜查 ,大不了我就自爆,和他来个同归于尽,我就是不走,我不要你管!”

    “唉!”卓景天叹气道:“阿柳 ,你怎么从来就不听我的话呢!难道是我上辈子欠你的。”

    冯柳一瞪眼,怒道:“卓景天,你少说这些没良心的话,若不是我爹爹在门派中照顾你,凭你的出身和资质,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再说了……”

    “好了好了,姑奶奶,就这样吧,不走就不走,我再想别的办法去,唉!”卓景天见冯柳发火,不敢再说什么 ,转身唉声叹气地出了房间。

    “哼!”冯柳心中的气没处发,瞪眼对站在一旁的丫鬟道:“看什么看!再看眼睛给你挖出来,快把老娘的汤药端上来!”

    梁诚看到这里,心想自己行事还是难免粗疏了,竟然根本没有想到去控制超远距离传送阵,不过从先前这两人的对话来看,他们并不打算利用那传送阵逃到永安城去,既然这样,倒也省事,自己也就不必去封锁传送阵了。

    不过这两人的对话倒是提醒了自己,看来很有必要派人去

    把传送阵那里监视起来,仔细在暗中排查往来人员。

    鉴于望海城这边的修士都颇为贫穷,一般支付不起高额的超远距离传送费用,所以往外地传送出去的人极少,所以监视传送阵这件事实施起来其实也挺容易的。

    传送阵那里主要是来望海城的人,不过这样的人也是极少的,因为外地修士也不愿意到望海城这样的荒僻之地来,所以来的一般都是办理公务的人。

    监视传送阵这种事情对梁诚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只要交给舒团派人去办就可以,如今舒团正管着这一摊子事情,要监视传送阵,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梁诚唤进来一名贴身侍卫,将此事写在一封公函上面,然后派这名侍卫将公函送去给坐镇望海城主衙门的舒团送去。

    这也是处理机密事宜的惯例,因为这种公函是特制的,要以双方约定的手法开启才能看到里面的内容,否则这公函就会自毁。

    梁诚和舒团之间自然是早有约定的,所以梁诚才选用派遣手下人送公函的形式传送消息。

    如果是普通的事情,自然是一张传音符就能解决的,只不过传音符太容易被人拦截,不利于保密。

    处理好了这件事情,梁诚松了一口气,心想那三皇子派人暗杀自己又一次失败,肯定不会就此罢休,在近期很可能有下一步的动作,到时候他肯定会派人传送过来作出某种指示。

    只要盯好传送阵,看看有什么人传送过来之后 又往通判府去,那么十有**这人就是三皇子派遣来的,到时候只要把这人抓住再搜魂一番,就能知道三皇子接下来的计划。

    那样的话,就可以随机应变,用最小的代价,将这些可恶的家伙一网打尽,然后再安排个什么交代得过去的名目报上去,这些人就算死得名正言顺了。就是三皇子,到时候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又过了一天,传送阵里没传来别的人,只是朝廷关于在望海城发现隐藏在星云海中的鲸妖的那份折子倒是有了批复。

    朝廷批复认为此事可能只是一个偶发事件,望海城守军只需做好普通防备即可,不必因此大张旗鼓去追究海族,若是事情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再及时上报朝廷。

    梁诚看了看这折子的批复,摇了摇头 ,心想望海城这个人族和海族对峙的第一线还是承平太久了,上下都已经习惯了平安无事的日子。

    历年来望海城虽然小麻烦不断,但是大麻烦也没有发生过,所以朝廷根本不愿意激化形势,从而让这里发生什么改变,实际上也是鼓励在望海城推行无为而治的懒政。

    这个搞法倒是和以前梁诚的想法不谋而合,但是梁诚现在的想法却已经有所改变了,近期他在望海城经历了不少事情,总觉得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所以想在望海城无为而治,现在看来怕是有些行不通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