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青春小说网 -> 散文诗词 -> 替嫁戏精太子的常规宫斗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六章:慧觉之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入夜,慧觉在禅房中打坐,手中还是那串陪伴了他十多年的佛珠。

    房门被推开,有人走了进来。

    慧觉睁开眼,看到是曲寒江,他并不奇怪,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来了。”

    “我当然要来,毕竟要祝贺慧觉大师成为了天应寺下一任的方丈大师。”曲寒江在说“方丈大师”四个字的时候,满是讽刺。

    “你不用这么讽刺老衲。”慧觉的眼中闪过一抹哀色,那一天他在禅房外听到了很多事情,他知道了顾时綦就是曲家大公子曲寒江,寒风是曲家二公子曲寒风,而太子妃就是曲家的小女儿曲寒衣。

    “慧觉,踩着曲家满门百十人的性命,坐到了现在方丈的位置,你满意了吗?”曲寒江问道。

    慧觉叹了一口气:“老衲当年自认为是曲侯爷的朋友,最后却亲自将那杯有软骨散的酒让他喝下。这么多年来,老衲从未忘记过曲家满门的性命,那是老衲这一生无法承受的痛。”

    慧觉想到了莲止,他曾经在与曲疏临对弈的时候见过曲寒衣,那么可爱聪慧的小女孩,因为他失去了亲人,甚至落到了兄妹相残的局面。

    “你现在假惺惺地说这些有什么意义?”曲寒江问道,“我爹那么相信你,可是你却是温曦泽的人,你听温曦泽的命令在他的酒中下了软骨散,你对得起我爹吗?”

    慧觉打量着手中的珠串:“这串佛珠陪伴了老衲十几年,它是曲侯爷赠送老衲的礼物。这十几年来,老衲手握佛珠,便是身在无边地狱,其实从老衲下毒的那一刻开始,这世间就已经成为了老衲的地狱。可惜老衲别无选择,曲家不灭,那天应寺就要被灭……”

    “慧觉,自己做下的孽,终究是要偿还的。”曲寒江问道,“你的身不由己,为什么要让曲家付出代价?”

    血迹顺着慧觉的嘴角溢出,曲寒江心无所动。

    “老衲早就该死了,不能再脏了你的手,今日能见到曲家遗孤,老衲此生也算是无憾了。”慧觉慢慢地倒了下去,“如老衲这样的人,死后是注定要下地狱的,可是欠债哪有不还的道理……”

    看着气绝的慧觉,曲寒江没有任何感觉,慧觉选择了自裁,只不过是因为愧疚。

    第二天,  温曦泽收到了温知瑗传来的消息,慧觉于昨晚圆寂,同时留在他身边有一张绘着奇怪图案的纸。

    温曦泽看着纸上绘着的图案,递给了旁边的傅生:“傅生,你看这上面的图案,是不是与李盛死时身上的图案有异曲同工之处。”

    傅生看着那图案:“这图案确实有些眼熟。”傅生越看越不对劲,“这个图案好像是朱家的家族族谱上印着的。”

    “朱家?”温曦泽再次拿过画纸看过去,越看越像,“容妃!”

    “皇上,会不会是有人故意陷害容妃?”傅生问道。

    温曦泽想了想:“这段时间,你注意容妃那边的情况。当年的事情,知道内情的人就这几个,死的也都差不多了。你说不是容妃,会是谁呢?”

    温曦泽的目光落在傅生身上,傅生心头一震,皇上这是怀疑自己。

    的确,当年关于曲家和朱家的事情,知晓的人有李盛、慧觉、容妃、温曦泽和自己,现在李盛和慧觉已经死了,那么能怀疑的只有自己和容妃。如果不是容妃做的,岂不是只剩自己了?

    “皇上,老奴是担心有其他人知道了当年的事情。”傅生回道,“老奴对您是一片忠心,绝对不会背叛您。”

    “所以朕让你多看着容妃。”

    “是!”傅生松了一口气。

    “那天应寺那一边,还有谁适合当方丈?”温曦泽询问道。

    傅生想了想,回道:“那就只有寂明和道合了。”

    “慧觉死的还真是时候。”温曦泽心中有些怒意,他好不容易才在天应寺培养了一个人,没想到刚成为方丈就死了,只希望寂明和道合不要让他失望。

    很快,温知瑗就收到了温曦泽的消息,他和莲止分别去见了道合和寂明。

    寂明似乎早就预料到莲止会来,请她进来了:“太子妃。”

    寂明的禅房中几乎没有什么东西,莲止进来之后连坐的地方都没有,只能站着。

    莲止打量着寂明,或许在这个天应寺中,只有他才是真正的清心寡欲,修习佛道之人。

    “寂明大师,本宫今日来找你的目的,想必你已经知道了。”

    以寂明的豁达来说,肯定能猜到莲止来找他是为了下一任的方丈之事。

    果然不出莲止所料,寂明拒绝了:“老衲早就不想管寺中的俗事,太子和太子妃看得起老衲,老衲很开心,但是方丈之职,老衲受之有愧。”

    莲止没有强求:“本宫明白了。”

    莲止没有多做停留,直接离开了。看着重新关上的房门,寂明摇了摇头,他看得清所有的事情,却救不了慧觉。

    不管是当年曲家和朱家的事情,还是现在天应寺的事情,他都无法挽回。既然如此,那只能置身事外,安心修他的佛道!

    莲止往回走,正好遇到了温知瑗:“看来是道合了吧?”

    温知瑗点头:“他答应了我,天应寺永远不会卷入皇位之争,但是会永远忠诚于西楚的帝王。”

    “这应该是最好的结局了吧。”莲止不明白慧觉为什么会突然圆寂,但是慧觉的圆寂对她和温知瑗的处境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天应寺的事情也算是结束了,我们这两日就能回宫了。”温知瑗看向莲止,“再过几日就是父皇的寿辰,宫里应该已经开始提前准备了。”

    “我听顾时綦说,温知言回去之后小动作不断,我怕他是想要利用这次寿辰出手。”莲止有些担心,“容妃也不知何时跟温知言有了联系,应当是为了温觅清的婚事。”

    “该来的总是会来。”温知瑗淡淡地回道,“而且过了这么久,温知誉也查到了一些该查到的事情,在这个时候,温知言偏偏跟容妃有了联系,你说父皇会怎么想呢?”

    “可是皇上说过,不会再见温知誉。”

    “温知誉作为父皇曾经最疼爱的儿子,你以为父皇真的能够对他丝毫不闻不问吗?”

    莲止明白了温知瑗的意思,她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情,有些迟疑地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不是东夏的公主?”

    温知瑗没有隐瞒,直接点头:“没错。”

    “其实我以前是樊宁淮身边的杀手,后来东夏和西楚要和亲,林晚漾不愿意和亲,樊宁淮就让我来了。”莲止说的很平静,但是温知瑗却听出了其中的艰难:“他可以这样轻易地舍弃你吗?”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轻易地舍弃我。但是我也很庆幸,正是因为他的舍弃,我才会遇到你。”

    其实温知瑗以前猜测过莲止的身份,但是杀手是他不敢去想的,一个杀手,过往的人生是一片黑暗。

    如果曲家没有发生变故,莲止还是那个风光无限的曲家三小姐曲寒衣,绝不会成为一个杀手。

    莲止继续说道:“当年我流落东夏街头,是樊宁淮将我带回了王府,我那个时候很感激他。为了报答他,我努力做到最好,要成为他最为倚重的杀手其实很不容易,但是我做到的,所以我曾经很自信,永远不会被他抛弃。可是我没有想到,杀手再厉害,也不会是无可取代的,当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杀手永远都是可以被舍弃的那个。”

    那些过往,莲止甚至有些记不清了,或许是因为沐浴阳光太久,已经忘记了过去的冰冷和黑暗。

    温知瑗突然将莲止紧紧地抱住:“在我这里,你就是无可替代。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是我的唯一。”

    莲止环住温知瑗的腰身:“我相信你,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很信任你。所以即使有再多的危险,我还是义无反顾地来到了你身边。接下来的路,只要你不离,我便永远不弃!”

    温知瑗强忍住眼中的酸意,他不敢去想莲止曾经遭受过什么,才会如此害怕被抛弃。他在心中发誓,这辈子,他都不会舍下莲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