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青春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道保镖

正文 第一二七章:那件衣服失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女子的声音从帐篷外穿进来、听上去还比较熟悉,似乎是……夏柚。

    而这时,可以看见一道冰冷凌厉的目光盯在他的后背,孙夜不由打了个寒颤。

    这视线……真冷,不用说,这肯定是小天投视而来的危险目光,只能说太太太过冷了。

    “怎么了吗?”孙夜当作什么也不知道,就这般回道夏柚的话。

    不过听上去,倒是有那么几分忐忑的感觉。

    就像是做错了什么事,而被人盯着看的样子。

    有稍稍的……不自在。

    “有些事想找你商谈一下,不知道你是否方便……”

    说完,片刻的沉默。

    孙夜“……”

    这……

    “进来吧。”

    孙夜仿若是没察觉到来自身后。小天的视线,就这般拉开了帐篷出口处的那块布。

    迎面扑来一阵柚子的香风,在夜色微凉之下,更是别致的清爽。

    令人闻着闻着,都是不由地着了神,而旋即想到了什么,当即脱离了刚才那痴迷的状态。

    不得不说,不是他意志力太差,而是这拥有惊心动魄曲线的夏柚,太过于迷人。

    估计是夜间,休息状态下,他放下了头发,恰好能披在两侧的香肩,更是为这月下美人,平增了几分耀眼的光彩。

    “咳咳……有什么事吗?”似乎是似乎是注意到了夏柚盈然的目光,晶莹之中,透露出一股飒爽的英气。

    反差之下,绝对不是一把女子可以与之相比的。

    “你该收敛一下目光了。”夏柚很随意地说道,当孙夜允许其进入帐篷的时候。

    她首先是看见了坐在一张床铺上的小天,而后径自不客气地坐在了孙夜刚铺好的床铺上。

    刚洗了澡的她,一席长发还有些湿漉漉,打在她天鹅般的雪颈之上时,平添了几分夺目的妖艳。

    “收敛,我,这……”孙夜一时无言以对,真的是难得说

    这……怎么还坐在了他的床铺之上,未免有些……太漂亮的了吧!

    打量在夏柚白皙的雪肤之上时,更是离不开眼。

    算了,还是不要说这件事了吧:“你来这里究竟有什么事?”

    按理说,都这般深夜了,出来巡逻的人外,皆应该是睡了吧。

    怎好久出来找他。

    却不带其多想,夏柚轻身一跃,又是离开了床,只可惜……这黑色战术服穿着,好看是好看。

    该凸的凸,该凹的凹。

    完美的曲线弧度。

    只可惜……确实没有战术摇摆。

    那两处浑圆饱满,而有极为壮阔巍峨的地方,竟是没办法看见!

    可叹,可叹啊!

    “我们军部出现了问题……”夏柚低声说道,毕竟这种问题……太难处理了,一不注意就会导致人心惶惶。

    而且是在这种时候敏感的时间。

    “什么问题?”

    孙夜同样是收起了刚才那地痞牛氓似的性格,当即是严肃了起来。

    双目清澈,毫无刚才的那般“好色”模样。

    “有东西失窃了。”夏柚见招孙夜的这般样子,双眸之中划过一丝浅浅的疑惑。

    毕竟这东西……实在是变化得太大了。

    就像是,刚才还说一脸好色模样,现在装起了大人的样子。

    实在是……匪夷所思。

    到底那好色的样子,是他的本来面目,还是说他现在的这认真严肃的模样是他的本来面目。

    对此,夏柚产生了一些不浅的疑惑。

    不由生起了些许的兴趣!

    不过……这是个危险的信号,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有了兴趣之后,那……距离沦陷,估计也不远了。

    “东西?”

    在这管理严格的军部驻扎处,竟然会失窃东西,想起来都是匪夷所思。

    不应该啊!

    怎么可能有人在军部里偷东西:“偷了什么?”

    “……”

    夏柚并没有回复孙夜的问话,只是就这么顿了顿话。

    虽然双颊之上并没有什么表情挂着,不过却是……那么的不自然……

    “究竟是什么啊?”

    孙夜一阵苦笑,这……究竟是要说还是不说呢?

    倒是给个准信啊。

    这般吞吞吐吐,是想……表达什么呢,看不懂,实在是看不懂z

    女人的心思,怎么都这么怪怪的。

    “衣服不见了……”

    又是轻微的顿了顿声,而后道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说到这里,眼神更是不那么自然,不过面色倒是……挺正常的。

    “不见了就不见了,有什么不行的呢?”

    孙夜摆摆手,随意地说道。

    衣服……这东西不是随便就可以买到吗?

    丢个一两件,有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完,正准备收拾行李,不准备回身睡了。

    这种话问题都来找他?

    要知道,他是来打架的,不是来玩儿的。

    “是……最里面的那件衣服。”

    夏柚说出这话的时候,仿佛是用尽的全身力气。

    本来夏柚她是准备旁敲侧击,慢慢地说出来的。

    毕竟这东西,虽然说她并不是很在意,可是并不代表一点儿也不在意。

    见孙夜是没心思闲聊,夏柚一下子就直接说了出来。

    “什么?!”

    孙夜闻言,仿若是没听清楚夏柚刚才说了什么,惊讶出声道。

    这这。

    那件衣服,竟然不见了?

    这也太那啥了吧。

    不会吧,难道说现在的夏柚……是没有穿那件衣服……呃!

    “呃!”

    孙夜先到这里的时候,当即是感觉到了腰间传来的一阵扭痛。

    都不用扭头去看,都知道这只带有好笑的手,必然是来自小天,不过……醋味儿咋么这么大呢?

    “你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刚才在想些什么。”淡然地出声,夏柚的双颊之上……似乎是第一次看见了有表情的显露。

    不然真的会以为,她生来就不会笑,是一个没有任何感情的机器人而已。

    不过这言语中的威胁意味……可真强。

    隔着这近,更是能感受到其言语中的意味。

    惹不起,惹不起。

    都是些狠人,我这一小小的男子,还是别与这两人弄这弄那的了。

    “你的内……那件衣服丢了就丢了呗,难不曾你想让我给你去买一件吗?”

    孙夜再一度摆摆手,显示出一副无关紧要的表情。

    话说,这女人,那件衣服丢了都来找他,实在是……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难道说:“你以为是我偷拿的吗?”

    一声反问,这思考速度,可真是绝了。

    孙夜当即是想到了这个答案,这种时候来找他,可不就意味着这意思吗。

    “嗯。”

    更令人好笑的是,夏柚竟然是就这般点了点头,而且还极为认真地说道:“冰河是这么说的。”

    “而且……丢失那衣服的人,不只是我一人,还有别人在。前前后后,一共有百来人的样子。”

    “什么!”

    孙夜感到惊讶,究竟是哪个好运……哪个杀千刀的,竟然是把百来人女子的那件衣服都是给偷了去。

    而且“冰河说是我偷的,这是怎么回事?”

    孙夜心里感到一阵冤枉,总不要第一天来这里,就是被当成了变态了吧。

    可是……这的确不是他啊。

    冰河那小娘们是怎么想的。

    本人这人英俊的帅哥,还不屑于做那种事情吧。

    说话的同时,更是用手摸了摸脸庞。

    嗯……至少骨骼长得还是特别正常的,没有看出什么歪瓜裂枣的感觉来。

    “冰河说你来到营地的第一天,就盯着我看了很久。然后就让我洗个澡,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走到你的帐篷来。”

    只见夏柚正回忆着说道,那样子……看上去可认真了。

    “冰河说如果你拉开了帐篷,那你就初步被认定为变态,如果你盯着我一直看,那就被确认为变态。”

    “当确认你是变态后,就要从你的帐篷里发现证据。”

    说完,夏柚扫视了一眼四周,似乎是并没有发现什么的样子,当即是沉着个眉头说道:“不过可惜,我并没有发现。”

    孙夜:“……”

    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你表演,这……还可惜,你是生怕在我这里没有找到那件衣服吗。

    如果现在是在喝水,或者是在吃东西,那恐怕当即都是要被喷出来。

    毕竟……这这这,这实在是太逗了吧。

    怎么可能是我呢?

    不过心底倒是生起了些许的疑惑……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所有的那件衣服都是消失不见了。

    除非有人来拿,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拿走。

    “有调查过吗?”

    孙夜还是问了问,虽然估计是也没有检查出什么。

    正如他所想的那般,所有人都是集中在了外面的一片空地处,挨个排查,却是一直没能查出来到底是谁。

    “你有什么看法?”

    孙夜再一度问了问夏柚,这时候,其实孙夜的心里已经是给出了一个不算答案的答案。

    如果猜的不错,那应该……就是穿越者吧。

    不过这一次的穿越着,是一个糙汉子吧。

    竟然是利用能力来做这种事情,真是把穿越者的脸都是给丢了个干净。

    “我认为……很可能是中午在列车站弄出爆炸的那个人……”

    果然,能作为天佐军的副将,也不是没有半点儿想法的。

    至少目前来看,思路还是正确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